初见。极光。心情

前言: “极光!原来那就是极光!我看到极光了!” 看见那一刻,内心可激动得不断重复着“极光”这两个字。手舞足蹈地像孩子一样,跟同行的旅伴们,共享那份难能可贵的喜悦!这是我的极光之旅,就在11月冰天雪地的零下冰岛,真实发生了!

有人说,看到北极光就是看到幸福之光。 瑞典传说里,Aurora是女武神飞时盾牌所发出的光辉; 挪威老人说,Aurora是神鱼的鱼鳞在北冰洋月光照耀下的反射; 在北欧神话中,Aurora是曙光女神,掌管北极光,代表旭日东升前的黎明。

冰岛其实是北欧五国之中看见北极光机率最低的国家,我和旅伴们以自驾游形式环整个冰岛,将目睹北极光视作此行目标,心低极度希望老天能让我们一睹她的光芒,成夜晚的惊喜。

选择冬季,不为看雪,只因夜长日短,极光出现机率相对偏高。经过商讨,我们决定不报名参加当地极光团,从中省下不少旅费,也因此唯有听天由命。每日手机上随时关注当地气候网站,主要是观察天空云层状况以及极光指数。若尚云层太厚,极光再强也显现不了。话说,极光指数是依太阳黑子的活动力而定,数字越大代表可见的地方越大,纬度越低。

每吃过晚餐后,眼睛都会不自主的望向窗外,由于外头温度几乎零下,没能一直在屋外守侯。开始的几天,天空都不做美,刮大风下大雨,一天天倒数离开的日子,果真打击我们以为天缘见了。直到第4晚,那天住在背山面海港的小镇,天空带云也看到星星和月亮在发光,机会来了!机会来了!来自热带国家的我,一度怀疑将近满月的天空,会否影响北极光的出现?样子看来镇定,其实佛经洋经都念遍,拜天也拜地了,哈!

永远难忘那一刻,我自公用厕所进客房迈向窗边,眼睛往外看,天空似乎有一道青光,揉揉眼睛再看一次,那是北极光aurora。无误,毕竟出发前,我看过了无数北极照片,当下我不顾一切大喊: “极光!极光!极光!”,把旅伴们呼唤过来!结果,其中一个不信,称这只是比较亮的云层。我即刻按下快门用相机曝光6秒,以图来证明我的眼睛所见的是北极光!我摄下了第一张属于Hybrid Yang的北极光照片!瞬间,情绪在沸腾,赶紧换上战服(冬装),领着摄影器材,立马直奔屋外!其实,有时肉眼并不能看见极光,这视乎她的强弱,而我必须说,幸运女神真的很眷顾我们!

天空,慢慢冒出很多道不同形态的极光,像是在为我们上演一场灯光秀。每个人都兴奋得大叫起来,一秒也不浪费地猛拍这幸运之光。 看着极光蜿蜓跳跃着驱散分合,亮度变弱变强,像似在跳舞。此刻,激动得眼泪快夺眶而出,无法相信自己有机会能够亲自目睹这来自远方的极光。即便用上了广角镜,也无法把这整片怖满极光的天空完全摄录在镜头里,再多言语也无法细述,惟有亲身经历才能感受她的自然魅力。一个半小时后,乌云来袭,绿光慢慢淡散去,我们意犹未尽不舍的回到屋里,坦然发现那股兴奋竟然抵御了外头零下的寒冷。

这是我首次遇见北极光的小小故事,大概这辈子也难以抹去那么深刻的记忆。

© 2020 by Hybrid Yang 
  • Instagram
  • Facebook